萤火虫

记得多年前的一篇文章,叫做《乔儿论死亡》。是一个大概成年左右的女孩子写给她男朋友的。因为和她男朋友算是朋友,而且臭气相投,所以有幸看过。

具体内容不记得了,只记得了一种态度,就是面对死亡的坦然。说来惭愧,从初中开始,我便对死亡有了一种恐惧心理。曾经有一段时间,需要开灯睡觉。那时候的黑夜对我来说,是一种忌讳。一闭眼,就可以想象到人死后盖棺木的瞬间。对于一个孤独的少年,这是何等痛苦的心理过程。所以当初看到文章,很惊讶,为什么她可以这样坦然。虽然当时,经过多年心理建设,我已经基本克服了对死亡或是未知的恐惧。

然而我的克服是建立在鸵鸟心理上的。

后来接触到了科幻,认识到了这个宇宙的无穷,感受到了畅游未知的快感。渐渐地,我发现,一直以为自己是孤独的,没想到我们人类也陷在了另一种更大的孤独里。我开始担忧,人类怎么办。

是的,人类怎么办,不应该是我担忧的内容。但是我的确曾经这样苦恼过。

再后来,又知道我们人类没有搞清楚为什么要活着,或者,为什么要恐惧死亡,为什么不能孤独。其实这些从哲学上来讲,都是一样的,一切喜悲,起落,生死,都是一样的。当然,再之后,已经不会想这么多了。更多的时候,我们会想为什么工作要这么累?生活要这么累?感情要这么累?所有累的事情为什么,要这么累?

也许,也会想为什么这个不可以,为什么那个不可以。
又也许,会想为什么会这样呀,又为什么会那样啊。

写到这里,我发现标题是“萤火虫”,对啊,为什么呀?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